當前位置:首頁>娛樂

深度 | 潘多拉宣布棄用天然鉆石為何引發爭議?

作者:admin 日期:2021/5/14

天然鉆石和實驗室合成鉆石在多方輿論的影響下已然被置于市場的對立位置,正如電動車與內燃機車的爭論不可開交,在時尚產業,天然鉆石與實驗室合成鉆石的博弈也被渲染為一場劃時代的新舊之戰。


?

來自丹麥的全球最大珠寶商潘多拉上周二宣布,該公司將不再出售天然開采的鉆石,而將完全轉向實驗室制造的鉆石,即市場上俗稱的人造鉆石。它將于今年在英國發布首個使用實驗室鉆石的系列,然後于2022年轉向其他市場。該系列的戒指、手鐲和耳環將采用0.15至1克拉的鉆石。
?
潘多拉首席執行官Alexander Lacik在一份聲明中這樣解釋做出此舉的原因,“鉆石應該是可負擔得起的,也是可持續的。”?

他表示,這一變化是公司整體可持續發展策略的一部分。此前潘多拉已承諾將在2025年實現碳中和,該承諾將通過多項節能措施和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來實現,潘多拉將在2021年底前公布一份符合《巴黎協定》的詳細減排計劃。從2025年開始,該公司還將只使用回收的黃金和白銀。
?
有評論稱,與卡地亞和寶格麗等高級珠寶品牌相比,潘多拉主要使用回收金屬和人造寶石來制作珠寶,產生的碳足跡明顯少于使用人工開采的金屬和貴重寶石。
?
在英國BBC、紐約時報、彭博社等主要媒體的相關報道中,潘多拉棄用天然鉆石的舉措也被解讀為該公司重視可持續發展的決心體現。
?
這種解讀的大背景是,近年來,隨著可持續發展成為全球市場尤其是歐美地區的主要話題,對環境和采礦業工作方式的擔憂導致人們對實驗室合成鉆石的需求不斷增加。
?
2020年,全球實驗室培育的合成鉆石產量已經增長到600萬到700萬克拉之間。據國際鉆石發展協會IGDA去年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有66%的千禧一代表示在購買婚戒時會考慮合成鉆石。?
?
由此產生的一種流行觀點認為,實驗室合成鉆石因為各個技術環節較為可控,其可持續化程度比天然鉆石更高。
?
在宣布棄用天然鉆石的決定後,潘多拉股價于5月4日當天應聲上漲7%,達到四年來新高。
?
然而與此同時,鉆石業界卻對潘多拉的做法表示強烈譴責。包括世界鉆石委員會(WDC)、責任珠寶委員會(RJC)、世界珠寶聯合會(CIBJO)、天然鉆石委員會(NDC)和國際鉆石生產商協會(IDMA)在內的五大行業組織發表聯名信,指責潘多拉“具有誤導性”的言論。
?
值得關注的是,潘多拉正是責任珠寶委員會(RJC)的一員,有評論稱從未見過RJC公開指責任何一個成員。
?
他們認為,潘多拉的誤導性言論,暗示了天然鉆石行業的道德水平較低,如此可能會對發展中國家的鉆石產業產生意想不到的重大影響,況且潘多拉使用的天然鉆石并不多。
?
從數據來看更加清晰。2018年潘多拉使用的寶石中只有0.04%是天然鉆石。去年出售的8500萬件珠寶中,僅有55000件天然鉆石產品。
?
一些評論認為,潘多拉單方面表示不再使用天然鉆石,卻絕口不提它對天然鉆石的用量少之又少。潘多拉利用了天然鉆石和實驗室合成鉆石的矛盾,狡猾地使之成為品牌營銷的機會,這不只虛偽,還將導致更多模仿者的出現,進一步激化已經存在的矛盾,造成更廣泛的潛在影響。
?
不少行業人士擔心,傳統鉆石行業在全球各地雇傭了數千萬人,他們的家庭和社區依賴于天然鉆石行業提供的收入和福利。疫情後這些社區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行業的支持。與那些侃侃而談可持續發展的精英想象的不同,這些弱勢群體并不希望傳統鉆石行業坍塌。
?
現在,天然鉆石和實驗室合成鉆石在多方輿論的影響下已然被置于市場的對立位置,矛盾愈發突出。
?
全球最大鉆石供應商De Beers戴比爾斯曾堅決捍衛天然鉆石的地位,強調天然鉆石才是“真正”的鉆石。公司高層曾堅持宣稱絕不會銷售實驗室合成的鉆石,甚至發明了一種能夠辨別出實驗室合成鉆石的儀器。
?
2015年,De Beers還聯合其他6家世界級鉆石公司成立鉆石生產商協會DPA,啟動“真實是稀有的,真實是鉆石”(Real is Rare,Real is Diamond)的推廣項目。這一口號,正式取代了De Beers從1948年沿用至今,名垂廣告史的口號,“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Diamond is forever)。
?
然而盡管De Beers等鉆石巨頭試圖向市場重申天然鉆石的價值,在輿論和市場壓力面前,對于天然鉆石“真實性”的辯護收效甚微。最終De Beers還是在三年前調轉方向,正式推出采用合成鉆石的人造珠寶品牌Lightbox。
?

向來堅持捍衛天然鉆石的De Beers于2018年推出合成鉆石品牌Lightbox
?
去年底,Lightbox開始積極擴大產能,該品牌位于美國俄勒岡州格雷沙姆的一家新制造工廠已正式投產,工廠建設耗資9400萬美元,一旦全面運營,每年將生產約20萬克拉的實驗室培育的合成鉆石,使其生產能力提高約10倍。?
?
De Beers的布局繼續引發輿論界對兩種鉆石的比較,然而學術界和行業中的明智的人都已經意識到敵對毫無意義,結果將是兩敗俱傷。
?
當前的輿論已經違背了科學事實。專欄作家Lenore Fedow在最新一篇名為《我們需要改變談論培育鉆石的方式》,批評市場將合成鉆石和天然鉆石進行盲目比較的現象。“我不想再聽到關于實驗室培育的鉆石和天然鉆石的任何說法。”?
?
被鼓吹更具可持續性的實驗室合成鉆石,實際上同樣需要大量的能源來進行生產,它在高壓高溫技術環境中制造,煤電的使用很普遍。全球50%至60%的合成鉆石來自中國,而潘多拉最新人造珠寶系列也將在英國制作完成,這意味著合成鉆石的市場份額增長或將把鉆石行業的就業從非洲轉移到北半球。
?
由標普全球旗下公司Trucost ESG Analysis撰寫的一份名為《大型鉆石開采企業的社會經濟和環境影響》的天然鉆石行業透明度報告,糾正了人們對天然鉆石環境足跡較高的誤解,實際上,合成鉆石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天然鉆石的3倍。
?

Trucost的這份報告糾正了人們對天然鉆石環境足跡較高的誤解


截至2016年,全球七大領先鉆石開采商通過鉆石開采業務產生了160億美元的社會經濟和環境凈效益,花費數十億美元投入社區建設,開采公司大力雇用本地居民,尤其是當地原住民,支付的薪酬直接和間接創造了39億美元的經濟效益。
?
兩種鉆石的市場份額的變化本質上來源于市場定位的進一步細分,可持續發展不是主要因素。
?
貝恩報告的主要作者Olya Linde認為天然鉆石和合成鉆石可以奇妙地共存,并使整個鉆石市場增長。每種類型的產品都有明顯的需求。更好的設計和更低的價格是客戶選擇實驗室合成鉆石而不是天然鉆石的首要原因。對開采鉆石的環境、可持續性和道德影響的擔憂沒有進入購物因素的前五名。
?
潘多拉對天然鉆石的棄用,原本就存在著巨大的商業利益驅動。除了可持續發展,首席執行官Alexander Lacik承認合成鉆石的優勢在于它們更便宜。相同品相的產品的價格甚至可以低至天然鉆石的三分之一。雖然鉆石在其銷售中只占很小份額,但是鉆石均價的降低會刺激其合成鉆石產品的銷量激增。
?
這種便宜的合成鉆石更適合作為日常珠寶,而不是大多數時候用作禮品的天然鉆石,而潘多拉的品牌定位正是日常珠寶。
?
從純粹商業的角度來看,潘多拉一面用可持續發展標簽贏得口碑,對于來自可持續發展意識和公眾期待更高的北歐的潘多拉而言,這是勢在必行;另一面試圖打開合成鉆石的市場,一石二鳥,堪稱成功的公關行為。
?
但是從最終的結果來看,潘多拉的誤導性言論并沒有為公眾更好地理解兩種鉆石,以及行業的健康發展起到積極作用。盡管Alexander Lacik向BBC表示,“鉆石的總需求很可能會增加,這不是’我們偷了別人的午餐’的問題”,但是這個聲音被包裹在了鮮明的道德旗幟之下,根本沒有被市場聽到。
?
他還表示,特別是對千禧一代來說,他們更關心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問題,對實驗室合成鉆石的認識明顯高于老一代,所以這也是一個教育問題。
?
有人認為潘多拉不過是利用年輕消費者對可持續發展的關心來做生意,但也有觀點認為這無可厚非。畢竟,將合成鉆石與可持續發展捆綁,與最初那些天然鉆石生產商將鉆石與情感捆綁為成功的世紀營銷案例,沒有本質的差別。
?
無論如何,營銷不能脫離事實,可持續發展意味著更多的公共責任。當前學術界、商界、行業機構和媒體各方對于天然鉆石和合成鉆石的問題存在著巨大的信息鴻溝。很多行業也是如此,人們都仿佛被生物界的進化論鎖定了認識規律,看到技術發展就習慣性地稱為革新,認為新的一定要取代舊的。
?
然而真實的行業情況十分復雜,對龐大的產業進行籠統概括是不負責任的。越來越多公司同時銷售兩種鉆石,更多是出于細分市場的商業考慮。
?
這并不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存量爭奪,天然鉆石當然需要在低價的合成鉆石面前,找到保持其價值的新方法,否則它也無法將市場份額的縮小歸咎于合成鉆石。但合成鉆石也并不總是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它不過是一種平價的選擇。


?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時尚頭條網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下一則:力挺紐約時裝周,Tom Ford 確認將在今年9月回歸辦秀上一則:丹麥珠寶品牌 Pandora 最新季報:全球各大市場都實現增長或持平,但中國下滑顯著